Enter
ART
2018-09-20
文章分類:藝術
紅色濾鏡|陳秀玟

像在不經意的瞬間,迎面被大卡車高速輾過,「豊島橫尾館」是瀨戶內國際藝術祭,對我衝擊最大的作品,遲遲無法動筆寫它,這幾年來似乎一直在撿拾碎塊,修復大體,可能需要,用一生的時間才能消化,橫尾忠則大師所丟出的命題……走進展館之前,完全一無所知,只有古民房的紅色落地窗,讓我覺得不太尋常,來到大門穿透紅艷,彷彿窺見末日場景,你眼底所見全被染紅,房舍、古井、石頭、人們……,那種紅,不是熟悉的日本櫻花或是楓葉的紅,那種是討債潑漆的紅、是血液噴竄的紅、是火燒地獄的紅,強烈的不適感往我陣陣襲來,是啊,死亡怎麼會舒適?和室內懸掛著橫尾忠則的巨幅繪畫,那些浮世繪是驚世駭俗的,描繪出靜與囂,歡與欲,生與死。地板拿掉原本的榻榻米,鋪上了透明玻璃,底下延伸詭異紅石的裝置藝術,也反射出畫作的影子。走入露天庭院,見光了卻有說不出的空虛,突兀的紅石、孤獨的古燈、馬賽克拼貼的水池,構築出俗不可耐的荒謬紅塵,這個把日本庭園、傳統和室搞得天翻地覆的男人,企圖逼迫人們去正視生命中之醜陋,人們一直規避、遠離、禁忌的東西,就是自己不想解開的結,活的時候,竭盡所能,美化著它,直到隕落。
戶外的廁所,也是展出的一環,排泄的地方,無疑是最私密的場域,還有哪裡比這裡更適合展開自我的對話,那個向世界逆襲的橫尾忠則,就是會這樣撕開偽裝,讓人無所頓形,除了馬桶以外,整個空間都被不鏽鋼鏡面包圍,彷彿來到地球之外的宇宙,陷入一片冰冷黑寂,看著自己的臉孔和身體,全部都是扭曲的,當肉體已潰不成形,什麼才是真正的存在?死後的人們究竟去了哪裡?而在死去之前,發自內心想活成什麼樣子?
  
在轉角走進一座高聳圓塔,它只靠一片玻璃支撐觀者的重量,所有牆面都貼滿了磁磚,每塊磁磚都是不同瀑布的景致,然後,我觸動了所謂的臨界點,臨界點以前的上一秒,我還是個正常人,正在仔細觀賞腳下深不見底的藝術,但跨過臨界點的下一秒,我不知為什麼,對著玻璃地板,開始哭泣,像第一道海嘯翻過了堤防,再也守不住,完全的崩潰。我突然醒悟到,我站的這個位置,就是現在,腳下的深淵,就是過去,心裡浮現了一路走來的風景、逝世親人和寵物的樣子、還有所有經歷的別離,那些怎麼都掉在那麼深了,而頭頂的高塔,就是未來,我完全碰觸不到,也看不到任何清晰的畫面,那一刻太痛切且認知到,人哪,玻璃般脆弱,被困在現在,回不去以前,也搆不到未來,我又開始自言自語,你以為自己在看展覽嗎?這活生生就是人生殘酷的通道,只能活在當下,那是唯一,我們擁有的真實。從海的那端歸來,它改變了一部分的我,我從此戴上死亡的紅色濾鏡,習慣性從生命的盡頭,看此刻的人生,學習如何取捨,像是一首詩之於靈魂的重要,像是開始欣賞裂縫射出的光,像是相信輪迴,為了可以再相遇。
  
心臟電擊器  012
~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圖片來源/豊島橫尾館、陳秀玟

Written By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More article from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文字創作很像礦工,時而幽暗時而見光,只能往靈魂深處挖掘,期盼能夠永遠是,勇敢浪漫的冒險者。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