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8-08-31
文章分類:文化
台北搖錢|張乃予

「對我而言,拍攝台北更像是“清清楚楚的夢遊”,在現實與夢境之間走動、觀察,試著為城市把脈,看他已經發燒到了多少度。」-阮義忠
  
攝影家阮義忠於2012年出版的《台北謠言》,於20多年前記錄下台北的曾經與過往。而為什麼叫做這個名字,難道是某種都市傳說嗎?其實是阮義忠想到尤金.史密斯(W.Eugene Smith)曾說的話:「為一座城市造像是一件永無止盡的事,如果開始嚐試去做,本身即是犯了自視過高的毛病……但它只不過是城市的一則謠言罷了;沒有意義,也不會流傳下去。」選擇不去勾勒「台北」,而是呈現虛與實。
  
生於台北,長於台北的我。身為台灣首善之都的台北市民,從小以為台北就是一切,到長大之後出國走走,看到朋友們離開台北去國外工作、定居的時候,懷疑台北怎麼了?才驚覺習以為常的台北生活,是有很多故事正在發生著。而為什麼這個系列叫做《台北搖錢》,因為我發現有許多人努力地想留在台北生活,每個人搖錢的方法不同,回報也不同,我透過可以拍出底片效果的手機APP,為生活周遭所觀察到的搖錢方式做紀錄,尋找台北的謠言。
  
  
遇攔,花,玉蘭
  
通常紅綠燈秒數3位數以上的大路口,每當紅綠燈的紅燈亮起時,便會看到衣物包裹全身的阿姨,穿梭在人群車陣中,她的行銷就在這百秒之內。除了玉蘭花,也有的是發宣傳單或是衛生紙,選舉期間可能會出現候選人跟你揮手。

  
網路上一段上百秒的廣告影片,帶來的點閱率可能直衝天際,但花費的預算可能是超乎想像的高;又或者是時下當紅直播主可相同的時間內賺到很多觀眾的抖內……同樣的時間量度中,玉蘭阿姨需要把握每一次停留的每一個騎士。
  
被紅綠燈攔下的騎士與駕駛們,買的從來不是玉蘭,而是良心的安慰。
  
  
城市流動者
  
車子對於很多人來說,是賴以維生的工具。像是計程車運將、郵差、代送餐點人員等,都是長期的在交通工具上工作,而行動餐車更是在城市中不停的轉移和流動。在便利商店沒這麼盛行的年代,小時候常常在夜裡聽到「豬血糕」、「肉粽」(台語)的叫賣聲和古早味「麵茶」的高音氣笛聲,在真的餓到不行的時候聽到,簡直是天籟美聲,它們就是那個年代的深夜食堂。

  
唸大學的時候,還記得校門口總有一位開著行動餐車的老伯,客家麻糬的叫賣聲搭配著機械敲擊的「噠噠噠」聲音,總是在下午四五點的時段出現,在那等著下課覓食的學子們。拍下這張照片的那天,是個酷熱的一天,看到阿伯的行動餐車,就想起了各個時期的行動餐車,也想到一整天都需要曝曬在戶外的城市流動者們。
  
  
大誌上如此
  
大誌《The Big Issue》的銷售員常常出現在捷運站的出入口,而畫面中的銷售員佇立在午後的大雨下,這裡是公車的下車地點、臺北車站捷運站的出入口以及新光三越百貨公司前的廣場,是個絕佳的地點,可惜天空不作美,卻也讓我看到毅力大誌上如此展現,很堅定!
  
這個雜誌的主要行銷通路,是透過街友販售,與社福體系合作,希望能夠讓街友們重拾自己的生活搖錢主導權,這概念是來自英國,以社會企業模式運作的組織的《The Big Issue》。這個媒體真的透過媒介而對社會產生影響力,也讓逐漸式微的出版業有了不同的可能。

  
  
拉拉農民
  
臺灣的物產豐饒,台灣一年四季都有各種不同的水果,熱帶水果更是甜美多汁,因此被稱為「水國王國」。但臺灣三不五時會出現農產品生產過剩的情況,就會有「搶救xx農」的全民運動興起,不免去思考農業立國的臺灣,轉向科技業的擁抱時,是否有透過科技的方法提供政府擬定政策來解決「供需失調」的問題?畢竟全民運動只是亡羊補牢,治標不治本。拍下這張是因為莫名的違和感,捷運市政府站的出口外有位年輕的桃園拉拉山水蜜桃攤販,不過還是比不上部落出現「巴陵鐵塔」來的匪夷所思。聽說拉拉山水蜜桃最近推出以產地認證、流水編號、QR Code等方式來行銷,這是否也會產生某些排擠效應呢?拉拉在泰雅族語裡是「美麗」的意思,但我想這個攤位在此就像是個「美麗的錯誤」。

  
  
夜,逝
  
夜市,已經是台灣的名產!每個外國人來台灣一定會想親自體驗夜市文化,位於台北的知名夜市,有通化街夜市、寧夏夜市和饒河街夜市等。近期去了不在我平常的活動範圍之內的華西街夜市,也想不起來上一次來到華西夜市是什麼時候了。前些日子看到新聞說,曾經風靡一時的殺蛇街,最後一間店今年也敵不過保育意識和人潮衰退而選擇封刀熄燈。

  
除了華西街的殺蛇產業沒落,這個夜市彷彿停留在90年代,居然還有人擺攤是簡單的一塊布上擺著幾個零星的商品,這就是他的店!拍下這一刻時,他們正在談交易,沒想到這樣的搖錢方法真的有效,也是夜市迷人的特色。
  
現在越來越多夜市的商家都變成了夾娃娃機、抽福袋和連鎖商店的聚集地,和一般的商店街有什麼不同,沒有了人情味和在地特色的夜市文化,還剩下什麼可以搖錢呢?

Written By 張乃予|R2舞群 Art world dream
More article from 張乃予|R2舞群 Art world dream
獨立策展人,一切總在籌備中
在大策展時代中, 努力咀嚼藝術家的糾葛和內心
試著去分辨網紅、實況主、藝術家的不同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