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TRAVEL
2018-08-14
文章分類:旅行
不絕於途|來喜姊姊|讀者投書

此文為緬甸男孩續篇
  
夜晚巴士是長途旅行時省錢又省時的方法,只要路面不太顛簸,夜色闃暗一片安靜可以很快入睡,只是總在酣甜夢鄉中被叫醒,在朦朧慌亂中隨手抓取物品,下車拉了行李還搞不清楚這裡是哪裡就被丟在黑暗裡,方才讓我窩棲安睡的巴士已在黎明前微弱的天光中揚起一陣輕塵,漸漸遠去。
  
到緬甸旅行,看日出看夕陽是到蒲甘(Bagan)時必要的行程。蒲甘有數千座佛塔,觀光客該爬上哪座佛塔看日出或該爬上哪座看日落,旅遊書或背包客棧上都有明確的指南,但最簡單的方法是到了當地,招輛計程車他就會載你出發。我捫到蒲干時才午夜三點,汽車站燈火雖不特別通明但人影交錯人聲鬧騰,只見一群壯年男子逕往我們招呼喊價。我老佩服這些因著觀光謀生的人,他們特有的耐力及能力可以周旋應付於各人種各語言間,當我們聽到台語喊出了價錢時,實在不得不轉頭注意那位仁兄,他們都有好眼色,發現我們有了反應,就不再日韓粵泰語猛攻了。
  
只是一陣混亂後我們選擇的並非能講幾句國台語的駕駛,我們推敲出結論是那幾位有特殊語言天分的大概是屬於銷售人員,然後分工合作由其他人擔任駕駛吧,總之討價還價後,上了車才知是只說英語的駕駛。計畫是先到旅館放行李,然後去看日出,司機大哥表示看日出的地點有點距離,我們得加快腳歩,所以又是一陣慌亂,又是隨手抓著重要物品就上車,約莫十來分鐘看日出的地點就到了。
  
凌晨四點不到,四周一片靜寂,沒有其他人,沒有其他車輛與燈光,昏暗中可見一座佛塔矗立眼前,司機大哥要我們脫了鞋爬上去。眼睛還在適應暗黑環境,手腳還在摸索石階,只見他一直喊GO GO GO,喊著人很快來了,太陽也很快要來了,他一直喊Coming Soon Coming Soon 揮舞著手要我們往上爬。趕鴨子上架大概是這種感覺吧,我邊爬邊笑又邊碎念,笑我們動作很滑稽,唸他幹嘛一直催促,難不成他要落跑嗎,隨即心想錢還沒付呢,他當不至於此,只是越爬越陡我真是越感害怕,上去容易下來難啊,惴惴懷想著。
  
實際上也沒多少階也不多困難就到定位了,小心轉身坐好,放眼望去似乎真在一處曠地中的高點,往下看著司機大哥他進到車內,想必去補眠了。我們三人先前緊張的心情漸趨安定後,才感受到一陣陣涼意,再拿出手機查看日出時間,六點半啊,距離現在還有好長一段時間,這個Coming soon先生會不會太誇張啦?忍不住又碎念他的催促讓外套落下,身上也沒甚麼零嘴好驅點涼意打發時間。
  
在黑夜中等待黎明是許多人都有的經驗,在太陽光線渲染大地前,只有漫長的等待,
  
眼前尚不見甚麼風景,就是黑色樹影與間歇的燈光,好久都沒有人來,在我們之後爬上佛塔的是一名查票員,我不知道他正確的職稱,他穿著一身類似國家公園安全人員的制服,請我們出示蒲甘佛塔區票券,他一開口「查票」我又驚豔了,又是一個吃觀光飯的專業人士啊,然後閒聊幾句,繼在克勞健行後,又遇上一位樂於學習語言的青年,他問了幾句話中文怎麼說,然後繼續爬向其他的佛塔向世界的旅客問早。月亮還懸在空中,仰頭看著,想起每一次旅行的萍水相逢,彼此短暫的生命中交錯。在夜色還深的異域,在他鄉的月光下,似有溫度又瞬間涼沁入心,魔幻不真實的恍惚間等候著朝陽。五點過後,車聲人聲開始沸騰,往上爬來的人接續著佔據了可坐可站的地方,像早市喧騰像嘉年華會興奮,遠處的太陽與四處升起的熱氣球在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手機相機中成為一張張美好的風景,我們終於在守候中見證了蒲甘日出的美,冉冉升空的熱氣球為一天揭開序幕。日出有種魔力,它總是被滿懷喜悅的期待著,明明朝陽天天升起,不論台灣或東京,紐約還是雪梨,但庸碌的我們卻幾無餘裕去欣賞,更遑論守候了,卻常常在旅行途中特地去等待去追逐,然後喜悅滿懷的把這等美景名為幸福。唉,我說愛旅行的傻瓜呀,不就是異國風情太令人迷醉嗎?但還是要說,走向未知的國度去親臨一些現場,擁擠喧騰的感受在地氣味也好,獨立自外的觀察異國文化也好,我覺得都是認識世界擁抱世界最接近真實的方法,怎能不絕於途呢?
自我介紹:
旅行是一種生活的方式,我偶一為之。看書是平常生活的必需,我時有所獲。書寫是我認識自己的一種習慣,我試圖更好。愛著一隻已經在天堂小狗,牠是來喜,而我是牠永遠的姊姊。

Written By 讀者投書
More article from 讀者投書
故事森林讀者投書,用文字書寫生命軌跡。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