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DIET
2018-07-11
文章分類:好食
讓每一粒米,都成為最佳代言人|米薩村

源自花蓮的東里米廠,在長年努力的推動耕耘下,成長為自有品牌「御皇米」。近日有幸採訪到御皇米董事長宋鴻琳先生,了解走到今日「御皇米」背後,乘載著什麼樣的背景與故事。以手寫信方式,將用心的溫度傳達給喜歡御皇米的每一位朋友
  
食品安全,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
宋鴻琳先生是東里米廠第四代的的接班人,接掌米廠至今剛好20年。在返鄉繼承家業之前,宋鴻林先生雖然北上闖蕩,但從事也多是和食品產業有關的工作,也因次對食品安全的問題特別注意。社會大眾對於食安問題的警覺,可以從許多年前的「千面人」事件開始說起,雖然是人為因素,但宋鴻琳先生也藉次發現,台灣社會、乃至政府的法令政策,對於「食品安全」都沒有達到應該有的完善、周全。直到近年的毒奶粉、黑心油事件等等,才終於讓社會大眾有所省悟:一份好的食物,它的健康與來源,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繼承家業的第一步,勇於面對環境的艱困
「接手米廠後,我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出差異化。」
宋鴻林先生表示。當時台灣人都知道花蓮的好山好水,種出來的米也都是最好的,但是那又怎麼樣呢?當民眾在量販店看到一整排的米包時,有多少人會去注意、甚至去相信印在上面的字呢?大部分的人看到的,只有這包米有多重,還有一包多少年,而這僅僅只是消費者的部分。而佔據多數市場通路的盤商與量販店,對於供應商與農民來說,又是一個更艱困的難題。

  
在失敗與挫折中成長,是最好的導師
「和他們簽約的時候,我還很年輕。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真的是我最好的老師,讓我上了人生中最寶貴、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課。」
談起這段回憶時,宋鴻琳先生一笑置之,而口中的「他們」,則是國內知名的量販廠商,每個縣市都能找到他們的分店,而你我也都一定在那裏消費過。

  
「那是一疊和書一樣厚的合約,我沒有足夠的時間看完、理解。只知道對方經理說出了一個數字……他說,一年會和我們收購1300噸的米。那時候,我們一年能提供的米也就3000噸。這合約對我來說太吸引人了。沒想到合約簽下去後,才是惡夢的開始。」宋鴻琳委婉地苦笑道:「起初還好,還能維持一些收入。不過每到了促銷節慶折扣,廠商收購的價格便會壓到比成本價還低,不論怎麼和廠商協調反應,得到的總是同一句回答:『這些都寫在合約裡了喔。』」一般消費者根本不會想到,也不會在乎,原來他們所享受的優惠折扣,都是打在提供商的身上。和量販廠商合作的那幾年,米是賣掉了,但平均每年要承受200萬元的虧損;宋鴻琳深深覺得對不起自家的員工,更對不起日曬雨淋也要辛苦工作的花蓮在地農民。被合約綁住的提供商與農民們,只剩下一條路可走,壓低農耕的成本,以量制價。為了在成本控制下大量種植,自然也顧及不了所謂和品質,畢竟在層層加工之後的白米,到底是好是壞,是健康還是虛有其表,對一般消費者來說,實在難以辨認。
  
宋鴻琳先生在合約結束後,轉身離開了這條早已被別人設定好的道路;儘管走出自己道路的選擇,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挑戰,但不願再被盤商剝削的宋鴻琳先生甘之如飴。
  
建立品牌,讓每一粒米都成為最佳代言人
對自家東里米廠生產的米,宋鴻林先生最自信的就是「品質」,為了保證最高的品質,從土壤、水質、品種、乃至日照和習慣等五個要點,訂立一個嚴格的檢驗標準,並和當地農民溝通、對話。讓從花蓮與東里米廠出去的每一粒米,都成為了最佳代言人。
宋鴻琳先生堅持著這麼一句話:「法律,只是道德的最低標準。」而他要的是高於道德的標準,也就是良心。有良心的生產者,才能推動真正的食品文化,讓工作賦予意義。除了制定標準農民溝通之外,宋鴻琳也憑藉早年到外地工作所累積的經驗,一點一滴的建立自己的產銷通路,直接與消費者溝通,秉持著對待消費者就像對待朋友的態度,提出為家庭量身打造的配米服務。
  
宋鴻琳先生闡述道:「我們會先了解對方的家庭狀況,如果家庭成員中爺爺奶奶還健在,便會推薦他們糙米的比重多一些,如果有小孩子正值青春期,需要澱粉的營養,也會推薦他們選擇適合的米種。」發自內心的誠心服務,讓消費者感受到他們的用心,不僅一試成主顧,也做出了口碑,一傳十、十傳百,到了民國93年,宋鴻琳終於從此不再為了銷售通路而發愁。也因為深度經營客戶,讓宋鴻琳與客人不只是買賣交易的關係,也產生的共好的朋友情誼。其中一位客戶是位大學教授,在了解了東里米廠的狀況後,建議宋鴻琳去註冊一個品牌,有了品牌,除了讓原有的客人會更有歸屬感,也容易讓更多人知道花蓮農民們的努力與堅持。
  
一開始,宋鴻琳提出了「秀姑巒溪」與「六十石山」為名來註冊,不過因為地名關係而被打了回票。和教授幾番討論後,決定追朔東里米廠、也是自身家族的歷史。半個世紀前的日據時代,台灣雖有好山好水,但農民依然欠缺好米品種與農耕技術,種植出來的稻米雖能餬口,卻無法滿足日本人對於好米的標準。於是日本人在花蓮引進了當時最好的稻米品種與技術,種植專門給日本人吃的「吉野一號米」,甚至一度進貢給當時的日本天皇,另稱為「天皇米」。承襲這段歷史的東里米廠,最終決定以「御皇米」為名。
  
  

  
「我當時以為,御皇米這三個字無法過關,畢竟聽起來和一般消費者有些距離。沒想到註冊順利。我們也因此有了全新的名字。」宋鴻琳笑道,回想起申請註冊時的經過,至今仍然覺得不可思議,以及對所有朋友滿滿的感謝。

  
拓寬企業的深度與廣度,用心回饋在地農民
創立「御皇米」品牌的過程中,宋鴻琳深深感到在地經營的重要性,為了進一步提升與農民溝通的課程參與度,小有所成「御皇米」將資源回饋在地社區,用在老人關懷服務,設立學校獎學金,用實質的獎勵鼓勵學生念書等等……與當地務農家庭一起努力共好、改善每個家庭的生活品質,走上正向的循環。

  
除此之外,御皇米也慎選合作通路,例如長年合作配合的薰衣草森林,旗下大部分品牌(如好好gooddays、桐花村等等)的用米都是選用御皇米。薰衣草森林也在2016年的「夢的島遊」公益贈米活動中,聚集了全台灣的愛心,送出13000公斤的御皇米給偏鄉弱勢的孩子們。(下圖一為薰衣草森林創辦人林庭妃至花蓮東里採收稻穗留影/下圖二為2016年「夢的島遊」公益贈米活動。)
2018年的今日,御皇米自主經營的客戶加上有著相同理念的地方合作廠商通路,累計至今約有10萬個家庭成為了御皇米的忠實用戶。這10萬個家庭的支持與期待,是宋鴻琳與御皇米的所有夥伴努力二十年來的心血與成果。一路領導御皇米走來的宋鴻琳鬆一口氣:「我現在不再為了滯銷而煩惱,而是為了可能沒辦法提供那麼多米而煩惱了。」
  
台灣知名的美商量販店costco,近年也曾主動邀請御皇米加入旗下的連鎖通路,雖然宋鴻琳非常明白對方的誠意,也了解狀況不比以往。但深思熟慮後還是回絕了,他淡淡地笑道:「與大型通路商合作的寶貴經驗,一次就夠了。」

  
最後,宋鴻琳先生談到了對於「御皇米」將來的期待,一如定期會寫給大家的手寫信件,他誠懇地坦言:「我希望『御皇米』能夠成為一個標竿典範,讓消費者、讓政府、讓經營者、讓農民,讓這四方都能夠互相信賴,進而影響其他的米商、甚至是其他的飲食產業。」宋鴻琳先生比誰都明白,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他打趣地自嘲,就像愚公移山,如果做不到,那就交給兒子去做,如果兒子做不到,那就交給孫子去做,一代傳承一代。希望能有那麼一天,台灣人再也不會因為食品安全而擔心。圖片來源|御皇米、薰衣草森林、Shutterstock

Written By 林學侃|米薩村
More article from 林學侃|米薩村
求學成長、自我探索都在台中的台中人,
一位出過幾本小說、喜歡寫作的青年大叔,
對於故土的熟悉,更多的是期待與情懷。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