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TRAVEL
2018-07-02
文章分類:旅行
武德與海|喜鵲姑娘|讀者投書

高雄是個悠閒自在的地方,可以緩慢的在路上行走,可以傍晚到海邊吹吹海風,可以買到便宜大杯的現打果汁;隨性所致的轉進一條小巷,在巷子里的麵店點一碗乾麵,附上清湯再切盤小菜。這是在西子灣居住兩年所養成的習慣,我想其中有很多生活體會的節奏。
  
而海風是不同的,和山裡悠遠的風不一樣,和都市裡焦慮的風不一樣;我無法明確告訴你不一樣的地方,就像味道;海的味道自然不會是山的味道,海的味道也不曾和都市的味道混淆。 於是久違的,找了個濱海的住所,僻靜的巷弄裡一邊是透天厝一邊是碼頭。三樓房間的一扇大窗面朝著台灣海峽,窗一開便能歡迎海洋氣息一同入住。房裡聽到的是臨海孩童的嬉戲聲;細細地聽,可以聽到船劃過水面所帶來的微微浪潮。海風帶點腥味,有可能是浮游生物曬乾腐朽的味道。樓頂的遮陽棚下有盞日光燈,三五隻蚊子繞著光暈旋轉,好似我們在生命裡執著不悔的樣子。
  
繼續吃著懷裡的雪花冰,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被賦予了來陪伴我的使命,熱鬧過頭了。但鬧中有靜,這靜的倒是剛好,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孤寂感。像是穿越了時空,在那個年代的港口邊,是誰和誰一起看著月亮。夜深,我們在淡淡的海腥味中過了一晚,次日在大船的鳴笛聲中而起。 沙灘,好幾年沒有赤腳踩沙,記憶裡也沒有上次碰到海水的感覺了。三月底的西子灣和台北逐漸轉化的悶熱不同,風涼爽清透不帶有燥熱感,太陽曬的人暖洋洋。岸邊照樣有淡淡的海腥味,上午十點的沙灘沒有太多人潮,有小孩愉快的聲音但沒有喧鬧。海灣的對面就是校園,可以一覽山坡上校園的全貌。我們就這樣讓腳泡在水裡,輕鬆寫意的度過週日上午的時光。午後,走到鼓波街的另一頭想要造訪武德殿振武館,在踏入登山街的霎時間四周的氛圍安靜了;風和緩的吹,代天宮熙來相往的遊客和居民逐漸淡了;週末的校園沒了平日的活力,鼓山國小靜靜地也成為了舞台上的佈景,我們卻像是粗鄙之人打擾了一切的寫意與寧靜。只剩下那棵樹,無言似有聲的矗立在那個地方。樹皮白而不斑,主幹堅直不屈,兀自撐起了這方天地。彷彿站了很久很久,目睹世間的更迭與無常,歷劫情感的悲喜和執著,為靜亦為動,於是成了禪。在無限的輪迴時間裡,讓自身的有限守護著武道。走上階梯,腳步輕聲的踏在木棧台上,來到樹腰處。「劍道是依劍之理法與修養來作為人間形成道。」殿前的墨色石碑這樣述說著。遺世而獨立地就這樣獨自流淌著時間,如此不起眼的卻又無法忽視。不起眼的,是在此生活兩年的我卻是在離開的第三年才懂得欣賞這片生機;無法忽視的,是樹一入眼我便再也不願移開的目光。去年的三月因緣際會知道了鼓山武德殿振武館,武學文化底蘊厚植於此,連風的感覺也如此祥和自在。我卻也恰好用了一年的時間來到,我就只想告訴你,讓你久等了。身處何地,心自圓滿。鼓山武德殿目前是作為劍道與居合道的教學場所,繞著樹轉了不知幾圈後,終於被殿內吸引。正好是兒童班的練習時間,眼前上演了師父的嚴厲教導也敵不過天真不受控的調皮搗蛋的戲碼,我想這群學生和師父感情一定很好吧,才能讓我們目睹到如此平和可愛的日常。在一段時間的約束後,孩子們靜下來是在行禮儀之時。看著孩子們完成跪坐、行禮並規矩的開始佩戴護具,我似乎窺見了師門倫理最淺層的內涵。即使是再難管教的孩子,或是無論於社會中有多高地位之人,在面對門派,面對祖師甚至是自己親自拜師的師父面前,都是恪守不渝的奉行武家之禮。若連一般的學生老師已是如此,又何況是真正的師徒與同門關係,不在其中的我大概是無法理解此番情感牽繫。有的人就是往那兒一站,便是與眾不同。身形穩健行如風,不怒自威目如炬。那是刻註於殿前石碑上的宮本武藏兵法二天一流第十一代宗家。我想作為場地管理人,當時他只是在巡視打點環境而已。不管如何他將我們視為不會打擾授課的良善存在,讓我們留下來繼續靜靜的感受武德殿四月的風,耳聽劍聲也能目觀劍影。私心竊喜老天給了我如此的幸運。隨即又反省因竊喜的心而生的念頭。
作者自介
周佩寰,台北人。畢業後曾經短暫的在南京與上海工作了近三年的時間,將生活搬回台灣後開啟了自身在旅行之路的覺醒。最喜歡在遠山中行走,透過在旅行中反省自身,了解生命中的無常皆充滿著感謝。
  
筆名:喜鵲姑娘
走了很多的路,想走到很遠的地方,探山訪水是靈魂對大地的深深牽掛。

Written By 讀者投書
More article from 讀者投書
故事森林讀者投書,用文字書寫生命軌跡。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