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ART
2018-06-25
文章分類:藝術
一直跳舞|陳秀玟|心臟電擊器


把一萬朵新鮮的康乃馨,搬到台中歌劇院的舞台上,在天真絢爛的盛大場景中,上演了生命的暗黑與荒謬,也挑戰種種社會議題,這是已逝的德國舞蹈大師碧娜.鮑許,所留下的經典作品「康乃馨」,我們所生存的地基是那麼粉嫩脆弱,為了活著,不得不的奔走舞踏,直戳生存本身就是一場毀壞,每個人都可以從裡面,觀照到自我的陷落與掙扎,省思與渴望。衣著光鮮的舞者們,從倒臥在花海的椅子上,一個個像解凍般緩緩起身,走下台牽起席間的觀眾,一起離開現場,詭異的開場彷彿向群眾丟出了一個問號,打破舞台的界限,一如碧娜鮑許縈繞的主軸:「我在乎的是人為何而動?而不是如何動。」,也許不需要言語,就讓我們重新學習以身體溝通,回到初降世間的直接純粹。
  
一幕獨角戲中的女人,拿起康乃馨的泥土,一把把撒得自己灰頭土臉,一會兒變成不停咒罵的女人,一會兒變成嚎哭不止的小孩,病態的歇斯底里,讓我想到原生家庭的深遠影響,錯誤的教育像傷人的刺,一直扎在心裡,長大以後,就成為自己小時候所討厭的大人,然後循環著一代又一代的悲劇。
  
很多幕的設計,都會勾起我的自問自答,一個年輕男舞者跳到另一個年長男舞者身上,他緊抱著他,雙手雙腳巴住不放,然後被一把重重丟甩在地,不死心的年輕男舞者,不斷重複的飛撲,重複的被拋地,是渴望得到愛吧?多麼像父子的關係,兒子要的是接納,父親要的是獨立,愛可以用如此完全對立的形態展現。另一幕的兩男,不停互吻臉頰,又互打巴掌,也深切詮釋了愛的兩面性,人是矛盾的動物,彼此愛著,又互相傷害著。
  
當舞者們男扮女裝,如小動物以四足在花叢裡歡樂奔竄,威權者帶著狼犬們現身,追捕這些自由的獵物,這也是第一次親眼見識狼犬們成為舞作的演員之一,鎮壓的氣氛令人不寒而慄,威權者倒吊起抓到的獵物,從掀掉的裙裡拍打他的屁股,以強權欺凌弱者的批判符碼,再鮮明不過。而必須檢查護照,通過威權者同意才能跳舞,也大膽抨擊了種種對於藝術的箝制。女人們在長桌上手舞足蹈,當男人們湧入,她們立刻讓出舞台,低身蹲在桌下,看似和諧共舞,卻極盡諷刺,那張長桌就是玻璃天花板,象徵著女權長久被壓抑,任憑女人的舞姿多麼美妙,只能擠縮在桌下的狹隘空間,四足跪地,再一次揭示了殘酷的階級。舞作中不時可見,對於女性議題的關注,男人們合力將桌子一步步將女人推進,無論女人如何尖叫,也無法阻止,那令人窒息的逼近,某種程度,這也彰顯了全球me too風潮背後,長久以來盤根錯節的成因之一。
  
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自成群落圍成一圈,輕快的曲調響起,但沒有人跳舞,所有人都靜止不動,面無表情,這個橋段讓我心頭一震,明明是一部舞作卻不跳舞,外界的音樂越是愉悅流動,內在的情緒越是空洞僵化,動與靜的對比,流洩出人們在華美廢墟中無盡的孤寂。
  
而最壯觀的場面除了滿地的康乃馨,就屬兩座拔地而起的高塔,人們在地面激昂祈禱,卻無法阻止從高塔自殺墜落的人們,形式化的救贖改變不了任何人的命運,揪起的心弦如拉弓緊繃,看到最後,我幾乎胸口沉悶,像壓了塊石頭,這絕對不是一齣會讓人笑著走出劇院的演出,你會帶著許多問題離開,也會引發追尋解答的旅程。
  
這部舞作呈現了開放式的結局,讓全體觀眾也成為演出的一角,在舞者的帶領下,觀眾們跟著一起舞動,簡簡單單兩個動作,我解讀到的肢體語言:打開吧、擁抱吧,即使生活是艱難的,我們仍要,一直跳舞。
  
心臟電擊器  011
~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圖片、影片來源/國家兩廳院

Written By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More article from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文字創作很像礦工,時而幽暗時而見光,只能往靈魂深處挖掘,期盼能夠永遠是,勇敢浪漫的冒險者。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