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ART
2018-05-31
文章分類:藝術
凝結鉛字老時光-嘉義豐益印刷廠|孫育晴|我想和你說,我眼中的嘉義

凝結鉛字老時光-嘉義豐益印刷廠
圖文/孫育晴
  
許多人知道致力保護與活化活版印刷的台北「日星鑄字行」,但可能不知道台南新營有間因應台糖表單印刷需求龐大而成立的「糖福印刷所」(台糖員工福委會成立,現改為印刷創意館),而在嘉義市區新榮路上,更有家現仍保存數十萬鉛字的「豐益印刷廠」。

  
和印刷廠老闆羅伸茂約好午後拜訪,跟著他的腳步走入狹長廊道,很驚訝極度狹窄、約雙手張臂寬度的店面內,蜿蜒長廊兩側佈滿銅製板模、鉛字、各式鑄字和印刷機具,數量多且保存完整有如文物館,平常用筆書寫或電腦印刷才看到的文字立體存在於真實空間中,深切感受鉛字打印的厚實重量。掀開覆蓋紙張,木架上排列整齊的成排鉛字令人震撼。過往曾有近十台鑄字機同時運作,不同員工專門負責不同機台。
  
好奇問了羅老闆當初甚麼機緣開始接觸鉛字印刷,他表示父親在民國三十年代創立「羅印務館」設址於嘉義市民生北路,爾後搬遷至新榮路現址,「那時鉛字生意好,父親認為我作印刷可賺錢,誰知後來被電腦數位印刷發展取代,當時我才二十出頭,到現在也五十年了。」

  
「鉛字印刷有五個重要步驟:鑄字、檢字、排版、製版、印刷。」羅老闆從分門別類標示的木架中取出一盤銅模,透明塑膠布下的字模充滿歲月痕跡,他轉過身接著掀開蓋另一個木架上的紙張,眼前出現排列整齊的數十萬鉛字,主要有楷書、宋體及黑體三種中文字型,不同大小排列如同鉛字牆令人極為震撼,不禁想像過往檢字時的熱烈情景,而一旁木架上不同釐米厚度的極薄鉛片,則用來區隔鉛字排列時的間距,讓字裡行間有了透氣呼吸的空間。羅老闆從分門別類標示的木架中取出一盤銅模,透明塑膠布下的字模充滿歲月痕跡。不同釐米厚度的極薄鉛片,用來區隔鉛字排列時的間距。
  
繞過存放鉛字木架轉個彎,近十台鑄字機印入眼簾,「以前生意好的時候,每台製造不同號數不同字型,每台機器由不同的員工專門負責。」羅老闆和我說著過往工廠運作盛況,如今鉛字印刷項目停止運作,然而機台上熔化到一半卻因停機而凝固的鉛字塊,似乎也凝結了那段過往產業榮景老時光。

  
「曾經有員工檢錯字、沒有檢查到又印刷出來,被調查局抓去面談,後來寫悔過書澄清不是故意的,才被放了回來。」羅老闆說著這段往事,比如不小心把「莊敬自強」的「強」印成「弱」,「中央政府」的「央」印成「共」,對照如今科技發達網路便捷,許多人打字完沒有選正確用字習慣,甚至沒有意識或認不出錯別字,煞是不勝唏噓。機台凝結的鉛字塊,如同凝結了那段產業榮景老時光。
  
喜愛攝影的羅老闆,特地從紙箱裡拿出曾經參與嘉義在地美展的攝影作品,以自家印刷廠為主題,畫面中有著成排如牆的鉛字、女兒檢字的背影,其中一幅拍攝老師傅印刷情景,「雖然這張作品中的師傅不是在印鉛字,不過如果現在再不拍,以後可能也看不到這樣的手工作業了。」

  
近年可見金萱字體募資超越兩千五百萬、設計師與藝術家以鉛字進行創作、與中研院數位中心合作將字體數位化等情景,許多人對於「繁體字體保存」及「鉛字活板印刷」等議題或許不再陌生,而面對這因應時代發展而日漸消逝的產業,你還有什麼樣的想像呢?造訪「豐益印刷廠」後,這個提問在我的腦中盤旋不已。喜愛攝影的羅老闆,特地從紙箱裡拿出以自家鉛字活版印刷為主題的攝影作品。面對這因應時代發展而日漸消逝的產業,你還有什麼樣的想像呢?

Written By 孫育晴|我想和你說,我眼中的嘉義
More article from 孫育晴|我想和你說,我眼中的嘉義
來自台北永和的藝術經理人
因為工作關係成為嘉義異鄉人
遊走於生活/旅行/工作間不同身分
感受南台灣特有的溫潤及活力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