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8-03-21
文章分類:文化
我們相遇在海外的中文課|簡杏玲|光之蜜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對教中文無感。尤其是領著一群金髮碧眼的孩子唸ㄅㄆㄇㄈ,在我看來,有一股莫名奇妙的荒謬。並非認為教中文不重要,正因為很重要,才不想憑藉著「native Chinese speaker」這個身分就篤定自己有能力教,畢竟我這人的專長只是發呆、做夢、望天、數雲、看海、集葉,而不是教學。幾個月前,有一對美國夫妻詢問,能否教他們從中國領養的女兒中文?女孩今年十歲,被領養三年半了,在適應美國環境及語言時,逐漸關閉講中文的頻道,只記得她的中文小名(小芳)的發音而已。
  
這對美國夫妻發現小芳有體操方面的興趣與天分,不僅全心全意栽培,還希望她持續學習中文。他們計畫在五年後帶她回中國探親(小芳是孤兒,所謂親人,也只是孤兒院的院長和老師)。我很可能是被小芳的身世與這對美國夫妻所花的心力所感動,才會毫不考慮地收下這個學生吧!基於母性,一聽到孤兒二字,便鼻酸了。我無法想像小芳六歲半以前的生活,更無法想像她初初與美國父母相處的陌生與不安。
  
第一次見到美國夫妻以及小芳時,便喜歡上他們。這對夫妻具備本城居民溫和有禮的氣質,小芳纖柔的臉蛋上,有一雙漂亮的鳳眼,笑容非常燦爛。我們相談甚歡,雙方當下就確立彼此的聯繫關係。於是,我以每三個月為一期,設計一整年的課程。以漢語拼音和注音符號搭配,繁體與簡體對照的教材去教,雖有課本,但我常從課本跳出,隨小芳的狀態和需求隨機設計教材,甚至還添加不收費的field trip,讓她能學以致用。
  
比方說,第一次的field trip,地點選在中國餐館。餐館的老闆娘跟我很熟,我事先打過招呼,請她讓小芳練習以中文點餐,慢慢的不要催她。老闆娘人很好,全力配合,小芳講了基本的問候語,接著入座,要了一杯水,發音雖不完美,至少已達到開口說中文的目標。我跟她說:「妳可以點任何妳想吃的。」她好開心,對老闆娘說:「我想點酸辣湯、水餃、宮保雞丁。」點餐過程中,老闆娘一直說小芳好聰明、好可愛!用餐中,小芳才提到,每年的中國年,她的養父母從來沒忘記帶她去鄰鎮的中國餐廳吃飯。我聽了真的蠻感動!這對美國夫妻不僅讓她受教育,學才藝,還教她不忘本,要記得所來處,不管語言、習俗或文化。
  
因此,我也下了一個決定。只要小芳持續學中文,我會讓她五年後回中國探親時,聽說都不成問題。
日常的備課、教學、課外活動,逐漸形成詩意的節奏,讓她游刃有餘地找到自己,如同水、空氣和陽光。
  
彷彿埋下一顆種子,希望未來長成美麗的樹。
  
註:以上照片非當人當事,僅為示意圖

Written By 簡杏玲|光之蜜
More article from 簡杏玲|光之蜜
在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之間,我喜歡毒蘋果。
在睡美人和王子之間,我喜歡那枚吻。
在美女與野獸之間,我喜歡大魔咒。
在灰姑娘和玻璃鞋之間,我喜歡那只時鐘。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