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TRAVEL
2018-03-19
文章分類:旅行
忘了帶回去|亞岑|讀者投書

提著兩三袋行李站在月台邊,預定發車的時間已到,卻上不了車,我那口沈甸甸的行李箱,還放在媽媽逐漸駛離的車後座上,忘了帶回去。
  
這是第二次,出門前才打趣的跟媽媽講起之前回學校,什麼都帶了唯獨忘了後座的行李箱,好在站長太好心,那天整條火車硬是多等了我幾分鐘,實在是非常的羞愧又感恩。我也天真的以為人生只會有一次這樣大的迷糊。
  
我果然太年輕了。
  
眼巴巴地看著火車離站,媽媽人在站外附近的銀行,手機沒電,這次幸運女神並不打算可憐我所剩不多的腦容量。
  
果然,票是退不成了,太好心的站長還是太好心,我仍可以改搭下一班車,只是坐票成了站票,想起我那笨重的行李箱,咬了咬牙也只能這樣了。
  
出了車站,中午的暖陽照得我煩悶,下午的行程全部打亂只因為再次的拖線,但也因禍得福,可以再溫存一下中部的藍天,還能跟媽媽吃頓飯再回北部接受夢想的摧殘。
  
媽媽開玩笑的說這是遺傳,我卻不免懷疑,這根本是我潛意識裡還沒準備好北返的賴皮吧?不管收了多少次行李,列了多少張清單,我就是有辦法落了點。對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卻必需帶的東西,像是塞滿衣服的行李箱。
  
又或許,潛意識裡其實還不急著離開。
  
出社會前的最後一個寒假,特別南下找大學同住四年的室友玩,兩天一夜的高雄輕旅行在上了新左營的月台後,依依不捨的句點成了無奈刪節號,而且還是最欲哭無淚的那種。
  
電話中室友哭笑不得的問我,知不知道我有一袋行李還放在她家,明明在出門前為防範我的拖線,特地把所有家當都堆了起來,天兵的我還是照樣可以再落一袋留作紀念。首次出國的暑假,丟了一條項鍊在北海道的露天溫泉外;墾丁濱海的公路上被海風吹跑一頂牛仔藍的漁夫帽而不自知;而在淡水外拍的公車上,下車後一摸口袋才驚覺手機又跟著公車回去看了漁人碼頭一次。
  
順帶一提,小時候補習忘了帶書包並不算什麼,能下課忘了帶回去那才叫無人能及。這就像是某種另類的標記一樣,所到之處必然要留下什麼,才像是證明自己在這個空間,存在過。
  
這個說法是牽強了點,但回想幾年的往返間,沒有一次北上前是不焦慮的,會想念台中的陽光也害怕北部慘白的天空看不到點藍,恨不得多吸幾口尚且新鮮的空氣,帶一點悠然自得回去,那就是一種賴皮的習慣。捨不得離開,高雄看海的日子,我想念旗津的午后,我們就這樣在依山傍海間,天南地北的聊了許多20出頭才有的迷惘與幼稚,那天陽光燦爛,所有的遺憾與盼望,就隨著浪花,包捲著,忘了帶回去。
  
我沒有辦法帶走清澈的藍天,迂迴的泥沙,因為我從沒離開過。那一個個忘了帶走的東西,留下來替我看了旗津的夕陽,跟著恆春的落山風呼嘯而過,甚至去感受每張為我的拖線而詫異的臉,等著哪天把這賴皮的壞習慣,遺留在某個年歲,忘了帶回去。
作者簡介|亞岑
說話跟呼吸一樣重要,不太會說話卻很會腹式呼吸

可以看海看到天荒地老

Written By 讀者投書
More article from 讀者投書
故事森林讀者投書,用文字書寫生命軌跡。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