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TRAVEL
2018-02-23
文章分類:旅行
喜樂漫游石梯灣|葛韋里|里想世界

披上太平洋的風 坐擁整片星空
石默 星凝 旅人的自轉
以淚以笑 運行悄悄——
紀念初夏,一趟充滿笑聲與感動的旅行。
攝影/陳正達
  
坐在普悠瑪列車上,望著窗外寧人的山海,太平洋的風,毫不扭捏地豪邁簇擁過來。隨著拂過臉頰的沁心涼意,久違的單純幸福感,在心中悄悄漾開……迴繞半個台灣,當如石矗立田中的清水模建築出現眼前,我竟有了一種「終於到家」的放鬆雀躍。攝影/白宗城
  
望向站牌旁崎嶇不平的細窄田梗,遲疑了幾秒,決定搬起行李,往田中民宿走去。此時,耳邊突然響起一句:「小姐,妳要去哪裡?」摩托車上,一個約莫五十開外的婦人,滿臉狐疑的望著我。「我要去那裡啊!」指著那顯眼又孤立的水泥建築,我笑著回答。

  
「前面有小路啦!田梗路很難走,妳會跌倒!」感謝天公疼憨人,差點我就成了卡在稻田中的城市鄉巴佬。
  

天光雲影間,邂逅生活詩意
遙遙望去,駐點創作的畫家好友早已守候在門廳揮舞著雙手招呼。跟著好友的腳步,走進這棟極具特色的建築,不覺眼睛一亮。穿堂迎賓廊是一個雙面開放的引景空間,廊中擺放幾張頗具斑駁時光感的長背木椅,一面可坐擁無際的藍天綠禾,另一面可眺望群山下的靛色太平洋。身處海風山嵐與日月精華交錯的石梯灣,跟著天光雲影層疊幻變心情,或創作或沈澱都是一種釋放,一種滋養,一場放逐心靈於山水的奢華小旅行。攝影/黃順安
  
在我眼中,這棟與大地相融的岩色建築,其實是一座專屬部落的生活藝文空間。各樣裝置藝術、攝影作品與畫作自在穿梭羅列,靜靜說著屬於自己的故事。牆上的長形木框裡,吊著一串待熟成的青蕉,蕉旁並列垂掛一縷麻繩綁帶的白色流蘇帚。靜坐在圓凳上的木盆,盛載兩灣奔騰碧綠的蔥籠地瓜苗,自成風景。陽台一隅,漂流木擱淺著時光,空氣裡漂浮風乾記憶的氣味。餐區裡,有一櫃手作陶杯,陳列著獨一無二的顏色與姿態,供住客觀賞使用……沉醉在隨手可得的生活詩意中,欣賞每件物品被歲月打磨的痕跡,我想,部落美學最迷人之處,正如原住民與生俱來自然無矯飾的豪爽性格,總是天寬地闊呈現,迴盪山水之間,單純而豐厚的美好。攝影/黃順安

  
  

尋訪海風和味蕾間的旅行滋味
  
「走吧!帶妳去看海。」

  
沿著綠蔭,我們穿過一條直達海邊的小徑。向晚時分,海岸線一片寂靜空寧。看著好友三步併作兩步地輕鬆攻佔岩頂,我只能笨拙而緩慢地尾隨,終於也手腳並用地攀上制高點。兩人很有默契地並肩坐下,任太平洋的風,滌淨一身疲憊。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習慣把旅行的記憶,封存在味蕾。
與石梯灣部落料理的邂逅,是一段充滿故事的美味旅程。
  
民宿管家Summer是個明眸皓齒的美女,人如其名,有著夏天般的爽朗熱情。在那個美麗早晨,除了期待的部落風味,還有一連串預期外的驚喜,像夏夜星空中吹落的晚風,等在清和朗潤的季節,與我相遇。
  
品嘗,潛藏「喜樂」的早餐
  
「我們部落的早餐,包含山珍海味!」

  
望著好友得意引介的部落早餐,忍不住揚起嘴角,精神為之振奮。木盤裡,剛從庭院摘下洗淨的小欖仁樹葉上,盛著美味的飛魚、紫薯、野生海菜、山豬肉和撒著白芝麻的嫩綠山蔬,美得像是一幅讓人食指大動的靜物素描畫。攝影/白宗城
  
這些食材是民宿管家拜訪了許多部落小農後,精心挑選的當季鮮味。一面希望能讓住客們吃到最道地的部落美食,一面也讓辛苦的小農們可以不用被中盤商剝削,得到較好的利潤。飛魚早餐的每道菜,主要用水煮或火烤等簡單方式料理,連調味也奉行極簡法則,完整呈現出食材原始的美味。

  
吃得津津有味的同時,好友突然正色告訴我:「我之前不是幫妳取了一個阿美族名字叫做“喜樂” (Shi-Law)嗎?其實,Shi-Law這個名字在部落,有個很特別的意思喔!」
  
好友淘氣地眨眨眼睛。
  
「欸,該不會是……」我下意識瞄了一眼盤子裡的肉片。
  
「哈哈哈哈!沒錯!答案就是”鹹豬肉”!」
  
看著好友一副忍俊不住的表情,我只好試著自我解嘲:
  
「喜樂(Shi-Law)這個名字,果然真能帶來喜樂啊! 」
  
陽光下的海稻米,洶湧感動波濤
在海浪聲的陪伴下,我們或發呆或閱讀或寫字或作畫,各據一方。在面海傍山的開放空間,我拿起了久未碰觸的畫筆,像孩子一樣在紙上畫了幾條色彩燦亮的魚,心情,也跟著悠游愜意。晌午前,散步到石梯灣的「瀰漫咖啡」,拜訪藝廊女主人舒米.如妮。在那裏,邂逅了海稻米的故事:在舒米的兒時記憶裡,有一片豐美的金色稻田,搖曳在太平洋岸,陪她茁壯著美好童年。長大後,離鄉返家的她發現,東海岸土地被過度商業化徵收與買斷,廣闊的稻浪逐漸消失,美麗的生態也遭受破壞。毅然從城市返鄉的舒米,決定以友善環境的方式在海邊耕種水稻,並將之命名為「海稻米」。期望有天,這片稻浪,能再次遼闊成多年前那片金色汪洋。說服族人一起復耕的過程雖然艱辛,但這股堅毅,卻點燃許多人關愛土地的熱情,這個動人的故事,已被改編成電影「太陽的孩子」,當我聽到電影女主角阿洛輕吟著阿美族搖籃曲時,彷彿又回到了石梯灣118的海邊,莫名的感動,像海浪般潮湧…..

  
美味飛魚握飯,和暖星空下的石梯灣
  
中午,在部落耆老經營的小吃攤,點了以海稻米做成的飛魚握飯,喝著沁人心脾的結冰檸檬小米酒,搭配耆老免費招待的燒烤野味,心中一陣和暖。口中的米飯,彈牙而香Q,一顆顆,像是陽光下,閃閃發光的希望……那是舒米深邃而明亮的眼睛裡,耀閃的金色記憶。在那個不起眼卻充滿人情味的小吃攤,我嚐到了最美味且難忘的飛魚握飯。

  
真正的旅行,往往在旅行結束後,才正式開始。
  
「就像所有的告別一樣,每個轉過身去的背影,都有一雙凝視的眼睛。」坐在回程的列車上,突然想起雷光夏在「不想忘記的地方」裡寫過的這段文字。
  
石梯灣的蛙叫蟲鳴,海波稻浪,滿天繁星,甜美沁涼的小米酒與部落美食,還有運轉在人生軌道上,像星星一樣,如此遙遠又如此接近的我們。在短暫的交會後,終將轉身,各自閃爍,一段充滿感動與笑聲的旅程。攝影/黃順安
  
本文同步刊載於魅麗雜誌生活美學專欄

Written By 葛韋里|里想世界
More article from 葛韋里|里想世界
永遠在矛盾中追求完美平衡的牡羊座A型。
樂天諧性中帶著憂鬱感性,粗枝大葉的行徑裡,隱含著觀察細微的心。
廣告文案出身,在愛丁堡當過幾年外勞,出過幾本書,寫過幾個專欄,
但真正最想寫的,是描繪未來夢想的現在進行式,能帶人們通往感動的故事。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