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ART
2018-01-29
文章分類:藝術
玻璃球女孩|梁育瑋|讀者投書

玻璃球女孩一出生,雙親剪斷她背上的翅膀,親手裝進一個打造好的玻璃球,玻璃球裏頭應有盡有,粉紅色房間、玩偶、書桌、粉色衣服。
  
玻璃球裏頭的氣候永遠二十五度,她在裏頭獨自一人,只要寂寞,搖搖玻璃球,片片雪花掉落,圈住她的是一個完美世界。她的父母引以為傲,只要有機會就展示,你看,我們把自己的女兒打造得多好,這個玻璃球小又精緻,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了,這樣是為了她好,外頭多危險,細菌、病毒、變態、神經病一堆,外頭實在太危險了,待在裏頭絕對安全。
  
其他父母見狀有樣學樣,玻璃球女孩看著地上剪斷的翅膀和一灘血,看著每個父母不惜餘力打造完美玻璃球,親手把子女推進去,女孩開始覺得不對勁,我在這裡做什麼?難道眼睜睜看著事情繼續惡化卻什麼不能做?
  
沒有一對父母忍受別家孩子比自家優秀,他們見不得別人好,逮到機會就折斷別家孩子的翅膀,受害孩子的父母看到,反過來搗毀下手那對父母打造的玻璃球,樂此不疲。
  
喔,惡性循環,世界變得暴戾,玻璃球女孩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就是開啟一切禍端的罪魁禍首,她再也無法忍受黑洞吞噬人心,我在這裡做什麼?難道只能眼睜睜看著事情惡化,什麼也不能做?她無法平靜,她再也無法忍受。
  
喔,神啊,求您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做?
  
「——打破玻璃球。」
  
她親耳聽到一股宏亮的聲音,那獨一無二的力量告訴她,打破玻璃球。
她照做,用盡房間裏頭能用的物品:檯燈、椅子、書籍,可是玻璃毫無損傷。
玻璃球少女眼看自己所為徒勞無功,她慌了,該不會事情早就成定局了?已經無法挽回?
那聲音又開口。
  
「打破玻璃球,雖然此時此刻你懷疑所做的都是徒勞,可是你已經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是的,事情就是有些不對勁,你大可繼續待在這,可坐在這裡沒有任何意義,你該離開這個玻璃球,才能曉得事情哪裡不對勁。」
  
她深吸一口氣,可是我手上沒有東西可以打破這層該死的玻璃。
  
「你有的,繼續找。」
  
玻璃球女孩試過了,檯燈、書籍、書櫃、椅子、電腦,沒有用,玻璃還是打不破。她在裏頭繼續看著地上折斷的翅膀和血跡,一個個工廠生產精美的玻璃球,一個個完美無缺的世界,她顫抖,我不能一直留在這裡,我不能,我的目的地在哪?我該去哪才能解決眼前的黑洞?
  
「—難道我真的什麼都不能做嗎?」玻璃球女孩的心情已經到了極限,恐懼的斗篷圍繞她,她怕要是真的打破玻璃,去到外頭,她還會不會活著?外頭,父母說那裏超級危險,充滿病毒、變態,只有待在玻璃球裏頭才會安全無虞。
  
其他人都乖乖待在玻璃球裏頭,為什麼自己不能像他們一樣?
難道打破玻璃注定是我的命運?
神啊,為何您在千千萬萬的人群中,偏選了我要承受這樣的命運?
您到底在實行什麼陰謀?
  
玻璃球女孩心神不寧,她丟出問題,回應她的卻是孤寂,外頭的人忙著打造精美玻璃球,無人理睬。
  
命運,我之所以會在這,由這對父母生出,都是命運,我和他們的相會都由命運決定,命運決定我的出生、性別、眼睛的顏色,重要的一切都不是我能決定的,然而,命運如此決定,卻造就了不公平,別人有的我沒有,我有的他們沒有,他們嫉妒、怨恨,然後仇視、剝奪,世界才會有大小不斷的殺戮戰爭,是命運起的頭。
  
玻璃球女孩總是問自己同樣的問題:你要跟隨命運,還是反抗命運?
  
她累了,結果徒勞無功,她想該不該放棄,好好盤算自己的生活和未來,可是她無法,一旦查覺到事情不對勁,一旦聽到那獨一無二的力量告訴她該打破玻璃,她就無法坐視不管,她不能一事無成,她的命運就是成為特殊的存在,已經註定好了。
  
她是孤鷹,有著龐大堅定意志,冷酷看著外頭的殺戮,我不是懦夫,喔,神,求您賜我平靜、力量。
  
宇宙此刻似乎停止移動,有東西刺穿她的皮膚,從體內竄出,快速生長,那物體拔天衝來,透明閃著七彩光芒,外頭的人包括她的父母全嚇傻,六角柱狀、柱狀群生的白晶簇從女孩體內長出,向上生長卻被玻璃擋住,白晶簇彷彿吸取女孩體內的生命力,不斷滋長,玻璃球外層的玻璃抵擋不了,先是產生小裂縫,隨著小裂縫布滿整個玻璃球,啪!玻璃承受不住,化成碎片飛散大氣中。
  
玻璃球女孩,不,長著白晶簇的女孩踏出玻璃球,刺穿皮膚的白水晶匯集所有顏色、所有能量,帶有平衡的力量,她成了特殊的存在,卻也招來別人白眼。
  
「打破玻璃球的女孩,就是你!站到中間去!」長老,高階統治者以在最高儀式中才會用的口吻訓斥。
  
站到中間,意旨是因做出極大的羞辱,就是因極大的榮譽,才需要站到中間。
她心想,這天終於到了。
她站了出去。
  
「打破玻璃球的女孩,」長老說:「站到中間讓每位同胞們看到你的羞辱。」
「因為她輕率又不守規矩。」那莊嚴的聲音說:「違反家族的尊嚴和傳統……」
  
她忍無可忍,她吼道:「我是無罪的!」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沒有犯錯,我是無罪的。」
  
「好啊,這就是你們培養出來的孩子,瞧一瞧她剛剛說話是多麼狂妄啊。」長老轉而訓斥她的親生父母,他們膝蓋發軟,雙手無力地下垂,耳邊轟轟作響。
  
「你知道打破玻璃球的下場就是被放逐到遠端,孤獨過一輩子嗎?」
  
「我自願放逐,我求之不得。」
  
此話一出,眾人譁然。
  
「通向遠端的大門已為你開啟了,出去吧。」長老不留情面宣判她往後的命運。
  
身體長出白晶簇的女孩流浪,徹夜難眠,不確定是否自己做錯事,還是做對了?打破玻璃球後,接著我要做什麼?繼續流浪,漫無目的結束直到老死?
  
她真的茫然迷失了,沒有目標,沒有意義,在黑暗中漫步,她居然讓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她怎麼會淪落至此?
  
她再也說不出話,喉頭哽咽,自己掉入萬丈深淵,就算叫破喉嚨也無人聽聞,她成了異類,異類,那個不能說出口的物種,她的身體長出怪物,尖銳刺眼的白晶簇,在黑暗中毫無用處。她拖著長著白晶簇的身軀前進,蠻不好受,這些晶體太重,拖垮她的腳步,可她必須學會和這些物體相處,取得平衡。
  
她不知走了多久,遇見了一隻沒有雙翅的鳥,那隻鳥用兩腳牢牢抓住陸龜的殼,顯得相當突兀。
  
「對不起,請問你從哪來?你的翅膀呢?」她輕聲問。
那鳥示意要陸龜暫停,牠清清喉嚨:「哎呀,這說來話長呢。」

「我很少看到有鳥沒有翅膀的。」
「鳥就算沒有翅膀還是鳥啊!」
「這話怎麼聽來悲涼?」
  
「別談了,聽我說,我從遙遠的東方來的,那邊有一片海,海上有一座島,島上都是鳥,一開始,只不過是兩隻母鳥爭論誰的孩子最好,其中一隻為了不讓其他孩子比自己的孩子更好,於是狠心折斷其他幼鳥的翅膀,其他的母鳥憤怒之餘,也踩死那隻母鳥的幼雛,這下全部的鳥都瘋了,彼此互相攻擊,誰也不讓誰,其他候鳥飛過這座島,眼看這副恐怖景象,沒有一隻敢停留,我從小被折斷翅膀,有一次看到在天空飛翔的候鳥,就下定決心離開這座島嶼,有次趁鯨魚出水,我就用鳥爪牢牢抓住鯨魚的皮膚,頭也不回離開那島,到處遊走,才會到這裡。
  
「喔,天哪,原來你的經歷是那麼動盪。」
  
「我已經自由了,我想島上的鳥差不多都死光了,幼雛也活不下去,我真不敢想像繼續待在那,自己會變怎樣。」
  
「因為你已經看到真相。」那女孩說。
「你呢?你為什麼會在這?而且,你身上長了一些東西。」那鳥問。
「喔,我跟你一樣,我看到真相,再也無法坐視不管了。」
「那你往後要去哪裡?」
「我不知道。」
「沒關係,答案一時找不到也無所謂,只要看清一切,真相就會帶領你、找到自由。」
  
女孩不斷回味鳥兒說的話。
她離開前告訴那鳥:「我要找出我之所以在此的目的。」
  
  
作者自介
梁育瑋,女,兼職插畫家/小說家/紙花紙藝師/翻譯員
  
  
1.當大多數人都擠往同一條看似平坦寬闊的大馬路時,你避開紛亂喧囂,走你選的羊腸小徑。也許地勢不平,也許曲折難行,仍堅持一路走下去,翻過幾座陡峭險峻的山頭後,那條通往光明的康莊大道依然如海市蜃樓般,若隱若現,可一霎那,大道消失無蹤,再也找不到。
  
2.你不知何時能找到路,是否能安然抵達,心中隱約擔心自己是否會迷失方向,然而,你大多都因為害怕再度迷失、犯錯,選擇原地不動。直到如今,你始終一邊摸索那消失已久的大道,卻陷入鬼打牆,不時感到膽怯孤寂,陷入谷底。
  
3.你慢慢等待,只因為你相信,而每一次踏出的步伐越顯堅定,黑暗過後,黎明就不遠了。

Written By 讀者投書
More article from 讀者投書
故事森林讀者投書,用文字書寫生命軌跡。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