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TRAVEL
2017-12-13
文章分類:旅行
時間的蝶衣|簡杏玲|光之蜜

夏日,走訪蝴蝶館。陽光下的蝴蝶,攜著未竟的夢飛舞。當它們停駐於我的手臂、肩膀、髮梢時,我感覺,詩,正過濾著巨大的幻影。蝴蝶以種種令人驚異的方式表達自我,搧闔中將陽光輕巧送出,彷彿時間的宅急便,魔力的速度讓我屈指欲擒之際,同步失去微塵般的一瞬。馮傑曾形容地圖:「它既現實又幻想,既完整又瑣碎,既停滯又飛翔,既迷離又清晰。幾乎接近童話。」代換成蝴蝶,毫無違和感。
  
何亭慧的詩句如此寫:「蝴蝶,歸來我陰鬱的房間/睡在/我種植曇花的枕上/翅翼像微開的綢扇/夏夜裡,網住淡墨的星點」宛若現代版莊周夢蝶。
  
最美的是納博科夫一生的翩飛:「光穿過樹葉,像蝴蝶。」對他來說,所謂旅行的意義,或許是搭乘蝴蝶航班,往天涯盡頭尋找美。的確,蜕變比裂縫震顫,蝶翼比葉片奢華,空氣裡迴盪詩的啟程與停泊。永,遠,是蝴蝶的身世之謎。如果刻意忽略細節,細節將娓娓道來,心動的痕跡。張日郡不就說了:「你會喜歡蝴蝶的/因她將我眼神裡的花粉/傳達給你,跳舞似的」多麼神秘!多麼熱情!穿梭於芬芳之間,驚見蛹的破口,一隻從夢境沐浴完畢的小蝶淨身出戶。在場的兒童無不歡呼!生命以令人驚訝的形態在風裡落款,如此私密也如此公開,向眾人顯示斑斕的圖案。一對翅膀,一組密碼,牠索引無邊的大地。於是,我閱讀時間的金縷衣,重覆磨擦瑰麗的詞語,滿園植物在等待中,領悟細碎的香氣。
  
世界徐徐展翼,哲學的問卷飛過水面,我與無聲的靈魂,相約一場喜悅的航行。

Written By 簡杏玲|光之蜜
More article from 簡杏玲|光之蜜
在白雪公主與七矮人之間,我喜歡毒蘋果。
在睡美人和王子之間,我喜歡那枚吻。
在美女與野獸之間,我喜歡大魔咒。
在灰姑娘和玻璃鞋之間,我喜歡那只時鐘。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