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ART
2017-10-31
文章分類:藝術
戰|陳秀玟|心臟電擊器

我原以為這是一座無比明亮爽朗的亞熱帶島嶼,我原以為這是一處融合東洋美式的時髦度假勝地,我原以為這是一趟徹底不用耗費腦力的天堂假期,當我在沖繩美術館,遇見一系列以戰爭為主題的攝影展,然後一層一層像剝洋蔥,走進了這塊土地更深處。
我沒有看過那麼哀傷的一雙眼睛,那是一個白髮風霜老人所擁有,他的眼睛濃縮了一整個戰爭的苦痛,一整個時代的鬱結,作品鏡面反射出我的倒影,經歷過與沒經歷過戰爭的人,我們的眼睛是不一樣的,因為心裡裝的東西完全不同。
老人是沖繩島戰役「集團自決」的少數倖存者之一,所謂「集團自決」意喻集體自殺,日軍與美軍在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場中,在沖繩進行最大規模的登陸戰,日軍實行「玉碎」的作戰目標,透過逼迫或誘使沖繩人進行集體自殺,小至兩人成團,大至百人規模。
  
日軍大舉傳播美軍登陸,將以極端殘暴手段血洗全島的訊息,還發放兩顆手榴彈給沖繩人,一顆拿來攻擊敵軍,一顆拿來自裁使用,要做下如此痛苦而決絕的滅門選擇,要親手了結家人與自己的生命,那是懷抱著什麼樣的心情? 那需要經歷多麼巨大的掙扎?
一堆堆出土的骨骸,一個個孤伶的牌位,一張又一張從我眼前流轉,靜靜訴說著那些悲涼殘破的人間故事,戰爭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你活著目睹,這個世界所能發生最醜惡的景象,地獄就在當下。
  
老人的眼神,我永遠不能懂,那是一雙無法被安慰的眼神,傷痛、憤怒、懊悔、絕望、缺憾、心碎⋯⋯全都混在一起,解也解不開了,兩強相爭,人民成為祭品,他到底該恨誰?或者該原諒誰?
  
這場展覽延續到戰後的現代,除了收錄沖繩人大規模遊行抗爭的畫面,要求全面撤除美軍基地,抗議美軍強暴事件,還有美軍機墜毀學校、民宅的多幅照片,再度夾在兩強相爭的政治利益中,沖繩人展現勇敢堅毅的一面,為自身權益與和平主張,一次次奮戰不懈的站上街頭,其中包括了年輕人、老人與孩童。
  
也許這是一場打不贏的仗,也許下一代的下一代終將戰勝,但我深深感受到,那種戰到最後一顆子彈的精神,那是先人留在血脈裡的意志。台灣和沖繩其實很像,都是遺落的孤島,都曾被強權統治,都有著暖熱奔放的人情味,都在世界的夾縫中奮鬥。
  
不因自己微小而自輕,沖繩努力從生態、文化、飲食、工藝等多元觀光面向,向世界輸出自己的驕傲,就像在燒肉餐廳裡遇到的三味線少年,那也是我至今遇過最溫馴單純的眼神,充滿著對人的信賴與情感,就在同一塊土地上,演化歲月更迭的冷峻無情與寬厚有情。
  
我們何其有幸,生在太平年代,太平島嶼,可以自由感受,陽光、空氣、海水與愛,而不被剝奪,時代的轉輪就像接力賽,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使命,別讓鬥志熄滅,為了所深信的理想。
  
沖繩的藍,清澈、開闊、深遠,乘載著不息的希望,我不會忘記這麼美的顏色。

Written By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More article from 陳秀玟|心臟電擊器|Art是衰竭人生的心臟電擊器。
文字創作很像礦工,時而幽暗時而見光,只能往靈魂深處挖掘,期盼能夠永遠是,勇敢浪漫的冒險者。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