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7-10-03
文章分類:文化
蜿蜒的田埂|劉克襄|只在小站下車

看到田埂如此誇張的蜿蜒,我當下莞爾不絕地點頭。若是老農看到,勢必會搖頭歏息,感歏不知哪家的子孫這等敗壞田產。一般農夫往往會把田埂修成直線,形成方塊狀,耕種上較好收到效益。在繁忙的農事上,做任何工作也都好收頭拾尾,節省時間的浪費。有些農夫為了一勞永逸,甚而把田埂弄成水泥。
  
但眼前的擁有者,完全推翻這種耕作思維。刻意把田埂修築成彎曲,當然有農田美學的眼光,但更多的考量是增加田岸面積,讓水中生物擁有美好的棲息空間。甚而不在乎,自己要花更多時間和體力在耕作上的辛苦。光從這塊田的呈現即可想像耕作者充滿友善環境的思維,又多麼浪漫。沒錯,這是一塊自然農法的耕作之田,目前做為荷花栽作的區域。周遭環繞的水塘、菜畦和雞舍都是類似的生產模式,包括了黑水虻廚餘實驗區的農學嘗試。台灣的蜻蜓不過一百五十多種,夏日早上在此,卻可以看到二十多種蜻蜓,在周遭水域飛行。如此繁複隱定,自成小宇宙。若非長年維持,絕無可能有此風貌。光是想到此一生物多樣性,就不得不大力稱許。
  
只是簡簡單單一條S形的田埂,不是一下子即可能興發的意念,而是要經過許久的摸索、實驗,才可能孕育成熟。這是紙教堂園區,現下我最喜歡的一塊,行旅中見過台灣最美麗的農園景觀之一。921地震後,新故郷文教基金會進駐桃米坑,與社區共學至今,每年我都會來個一二回,聽聽他們又有何新的發想和生活實踐。從青蛙、蜻蜓到耕作,以迄最近的蝴蝶造鎮,都清楚見證其在農業美學的努力。

Written By 劉克襄|只在小站下車
More article from 劉克襄|只在小站下車
劉克襄,很野生,易捕獲。
性情中人,生活再忙碌也要走路、搭公車、搭捷運。
晚近多行走港台各地郊野,
善於以獨特而深入的觀點解說,
導覽各地古村老鎮和地理風貌,
曾出版生態旅遊指南等著著作多部。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