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7-09-29
文章分類:文化
療癒系的城市色彩|黃金樺|城市濾鏡

在電影丹麥女孩的場景中,極度想成為女性的風景畫家艾納爾.魏格納Einar Wegener(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飾)穿著寶藍洋裝,站在如向日葵般飽和橘黃色粉刷的建築外牆前,試圖模仿女性足登高跟鞋走路。映對著藍色的抑鬱,濃烈橙黃正彰顯著角色掙脫肉身禁錮的熊熊慾望。 冬天裡,下午三四點就進入暗夜的丹麥,低溫、長夜的天候事實,飽和色彩的建築,成了當地居民於自然條件限制下,為生活增添正能量的睿智手法。不論水岸邊、公園、色彩相間的城市印象,成了丹麥的抗憂鬱良藥。 興建於17世紀的水岸區Nyhavn(意思為新港),更因岸邊的鮮豔建築成了首都哥本哈根的知名城市意象。哥本哈根的知名公園Superkilen Park 位處城市內的多元族裔居住的邊緣區域。 串接數個街廓的不是大家熟悉的滿是植栽的傳統公園。 取代綠意的是三段分別以紅黑綠色調為主題的3度空間多彩公共廣場。高彩顏色延續的是丹麥慣有繽紛公共空間的在地特色,而點綴在這彷若彩色地毯上的是刻意購置來自世界各國的街道家具及公園遊憩設施,以最能與背景呼應的顏色,用最貼近人的生活姿態,讓居住在此的多元背景居民都有一種自在擁有自己家鄉記憶的一塊拼圖。 色彩,除了公共美學,在這裡更積極扮演著安頓新移民身心的社交場所。「台灣的城市色彩是甚麼?」幾天前我參加東海大學創新人博覽會的演講時,與與談的知本設計葉總經理共同提出這樣的問題。 這看似極度直觀的問題,在台灣的城市裡較難理出個頭緒。 而想像世界幾個讓旅人一再回去的城市,我們都不難直接說出屬於它的顏色構成。 就算沒有主色調,依稀也可直接投射屬於它的顏色組成,京都:黑白綠,普羅旺斯:藍紫黃橙等等。色彩教育,長期在我們的生活是忽略的。 因此,我們的都市環境,充斥不和諧的色彩,再則就是用得太多,總認為繽紛,就是豐富。 紛雜的視界,自然也成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美學。 適切性、色彩可以在城市裡創造的積極功能被大大低估了。
  
阿爾巴尼亞的地拉那市(Tirana)的畫家市長Edi Rama,面對長期財政敗壞、治安堪慮、街景了無生氣的普遍黯沉東歐街道景象,決定用他慣常創作的畫筆開始為本是混凝土色調的建築外牆一一上了飽和色彩。 即使面對歐盟的反對,建議他採較中性的色調,他仍相信為衰敗城市快速找回自信及生活能量,多彩條紋上色計畫是不容妥協的。 事實證明,上色後的城市,隨地丟垃圾的狀況改善了,治安變好了,城市中的商業活動也活絡了。用大建設創造城市魅力已是上個世代的事。色彩計畫,可以落實在城市的燈光、公共藝術、景觀、建築外觀等等。 在感官世界中所建立對環境的連結可以創造非常健康的正向力道。 如康德所說:「美是種心理上悸動」。而這悸動,在上述幾個城市的色彩實踐中,不僅僅是視覺上的舒適,更是內心層面的安適、歸屬、是社會價值的創造。
  
  
圖片/部分出處為網路素材,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Written By 黃金樺|城市濾鏡
More article from 黃金樺|城市濾鏡
享受在延遲的時差中摸索環境。
紐約、倫敦、台北,是過去十多年不斷起飛與降落的城市。
閒暇時與異地尋夢者暢談,是飲著一品脫比利時生啤時的取暖方式。
理想中的城市樣貌,在時空錯置下,以文字與手稿逐漸描繪,
盼在差異中激盪火花;在想望中逐一實踐。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