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7-08-01
文章分類:文化
用一片濾鏡描繪台灣的城市色彩|黃金樺|城市濾鏡

距離產生朦朧美。 有沒有一種方式,呈現台灣城市的專屬美學?若有一種最美的城市排名,相信台灣城市難以揚眉吐氣。 因此,我們總習慣說:「城市裡最美的風景是人。」,為自己找到安適的出口。
  
剛走的十二月,回了紐約一趟。
那天,搭著長島鐵路來到富豪的夏日度假屋所在地「漢普敦(Hamptons)」拜訪友人。 在前輩的帶領下,走逛了鄰近園藝大師Robert Dash的花園Madoo Conservancy。在擬風景畫的古典英式秘密花園該有的精緻景觀中穿插著回收塗有亮紅色門板、天空藍的圍籬,局部的端景亦體現東方哲思不受實體空間限制的寧靜致遠與無常心境。這跟周邊受巴洛克庭園美學影響的深不可測的莊園看似有些違和,然,這就是藝術家Dash詮釋宇宙的獨到語彙。邊走邊閒聊時,曾任美國總統卡特特助的他憶起一次跟蔣宋美齡女士的晚宴。
她驕傲地說著台灣的故宮的珍藏,遠比紫禁城還多。
「但這是中國的美學嗎?那我想請教你關於台灣的美學是甚麼?」
  
霎時,我倒抽了一口氣。
我無法以具象的方式瞬間描繪出台灣的美學輪廓。
  
而這年,我藉由出版《品牌。城市》一書傳遞城市建立品牌的重要性。那不單單只是 I heart NY!或I heart Amsterdam 這種符號式的城市識別。我希望藉由獨特生活價值的主張,創造每一個城市的獨有印象。
  
我想,許多旅居海外的朋友,再次決定遷居台灣,最依戀的就是台灣的方便性。
說紐約是不夜城,我想所有台北人一定噗哧一笑。
半夜吃宵夜,凌晨夜唱,全世界哪個城市比得上台灣的全天候多元活動輪番上陣。
  
但,成就方便的可是台灣的城市拼貼現象?少的是脈絡的延伸,多的是符號的拼湊。若說,速成的文化造就台灣城市的矛盾樣貌,是否可為它生猛的衝突,找到一種可以慢慢成就台灣獨有美學的城市詩性?
  
有人說,生前不得志的梵谷是初嘗將個人的心理狀態與大地印象融合的獨門畫派。而自己在實際體驗過普羅旺斯的山光地景後,我認為造就他個人風格的筆刷觸感正是適切描繪法南因風而起的動態雲形與風撩過大地植栽的姿態。急著以規範的方式找尋城市的一致性將抹去台灣城市固有的直率;在都市邊緣的重劃區建構全新街區,試圖成就典範,更是真空城市脈絡的巨型拼貼。如同梵谷用筆刷,我們試著讓毛玻璃成為城市美學的濾鏡。柔化衝突的形式邊界,萃取的是彰顯城市的色彩馬賽克。慢慢為台灣的城市姿態找到獨有的識別性。
  
這片濾鏡下的台灣城市可有自己的城市印象。
而多元的色澤組合,傳遞的正是台灣城市無可取代的多元生活並置的直白樣貌。

Written By 黃金樺|城市濾鏡
More article from 黃金樺|城市濾鏡
享受在延遲的時差中摸索環境。
紐約、倫敦、台北,是過去十多年不斷起飛與降落的城市。
閒暇時與異地尋夢者暢談,是飲著一品脫比利時生啤時的取暖方式。
理想中的城市樣貌,在時空錯置下,以文字與手稿逐漸描繪,
盼在差異中激盪火花;在想望中逐一實踐。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故事森林|徵稿啟事
 讓有故事的人,成為故事裡的人
Become the person
In th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