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ULTURE
2017-08-01
文章分類:文化
寫島的落筆起點,關於太陽的孩子:花蓮豐濱|游智維|風尚旅行

若台灣這座島嶼是張畫布,我願我的第一筆落在東海岸的起點,開始緩慢書寫繪出,這島無與倫比的美麗。這綿延數百公里藍與綠交織的線條,象徵的是浩瀚無垠的太平洋與高聳入雲的海岸山脈。
  
從七星潭、蕃薯寮沿著海濱山徑一路向南,細長的檳榔樹隨春風搖晃,雨絲般的檳榔花如煙花綻放,伴著海邊的沙灘迎接著旅行者,告訴旅人們,島的東緣就在前方快要來到。陸陸續續出現一落又一落的村莊都是原民部落,在這座小島已經度過千百年的穩定生活,有隱姓埋名進入阿美族部落中的撒奇萊雅族,從花蓮平原遷移歷代後定居。而擅長香蕉絲編織的噶瑪蘭族,則是自北方宜蘭一路南移落腳新社。為數眾多且擅長漂流木等藝術創作的阿美族朋友們,一路從港口、奇美、靜浦、南竹湖、比西里岸、都歷到東河,每一處都是土生土長的原始生活場域。
  
車子停在石梯坪漁港過後的路旁,遊覽巴士有數十部佔據了馬路的兩側空地,到這裡來體驗在地生活嗎?看來只是下車拍照尿尿,上車後就睡覺無聊的休息處。車子來來往往,看見了多少美麗?亦或者只是回家後還得認真想想,這背景到底是哪裡?
  
我喜歡站在海岸公路旁的梯田望著大海發呆,讓從海面上帶著鹹味與水氣的風,隨著這一片綠一階一階地爬上來。用力吸一口氣,想像這氣味來自於海的那一端,遠至加州的墨西哥灣,說不定中間還停了夏威夷群島一下,風裡面藏有Ukulele的奔放歡愉。這片海稻田,是世界罕見的景觀,綠接著藍的美麗卻有著辛苦的復耕過程。
  
經濟的成長帶來城市的興起,競爭的態勢不再只是城鄉差異,而是全球化的國際性。而資源落差造成在地青年只能離鄉,老齡化的偏鄉小鎮只能棄守百千年來的傳統耕種,放任一畝畝良田沃土雜草叢生,部落人口也逐漸凋零,無力再吸引青年回流返鄉。
  
而所謂的進步到了某些階段,人們開始返璞歸真,思考自己要的到底是什麼?有些部落壯年開始回到老家照顧年邁家人,開始回到泥地翻土耕種,開始找回上百年前祖先開墾,消失已久的灌溉水圳,開始尋覓信仰與文化的力量。從事無菜單私房料理的阿美族男子耀宗說:「我曾在非部落的辦桌餐廳裡工作,在那裡我找不到自信跟自己,因為那些食物跟食材不是我的生活。直到我回到家鄉,我才知道我屬於這裡,用我們的味覺與傳統來創作屬於我們的料理。」
  
以他用兩個女兒跟自己的名字,開了陶甕(Atomo)百合(Arigfowang)春天(Canglah)這家餐廳。他總是用充滿陽光的笑容笑著說:「沒錯,我不是陶甕。我是春天!」然後玩弄著身邊叫做(線團)的小女兒,直說她太晚出生報到,而餐廳名字早就都取好了!若有機會跟著他走訪海岸野地,就會知道阿美族是個多麼對於食材敏感有天分的部落民族。他們能分辨你身邊隨手一指的綠色植物,告訴你那是什麼野菜。樹上蜿蜒的危險植物,是他們愛吃到分門別類的藤心。在海岸礁石上閃避大浪來回奔跑的收獲,便是潮間帶的海菜與貝類。
  
這千百年來的文化傳統,都堅守著不貪心浪費的耳語。大海是冰箱,想吃的就下去拿,不多拿就不會有危險,不多拿就不會浪費。這類的故事似乎在某些寓言中曾經出現,提醒記得喊著芝麻開門的貪心者雖然抱了金銀財寶開心,最終結尾也因為過度貪婪而失去性命。這故事說了好久,至今卻依舊是人類存在的龐大課題。過這一遭,你會清楚了解那首胡德夫唱過的歌:「太平洋的風」。舞影婆娑,在遼闊無際的海洋。攀落滑動,在千古的峰臺和平野。吹上山吹落山,吹進了美麗的山谷,太平洋的風一直在吹.....太平洋美麗自信的海風,迎著純白浪花輕緩緩的吹拂而來,當你思索著生命存在的價值與意義,或許走趟這裡用身體來找尋與記憶。

Written By 游智維|風尚旅行
More article from 游智維|風尚旅行
游智維,風尚旅行總經理與老房子事務所創辦人,期待用旅行改變世界。
Read More.
留言森林
Message
你可能喜歡
Your Maybe Like
誠徵撰稿作家
如果你熱愛自然與品味生活,喜歡出門旅行冒險,愛好拍照、寫作,更樂於和別人分享你的精采故事,請快加入我們!我們等的就是你。
COME ON
BABE
WE NEED YOU!!